孤淮安ㄣ――吸金吸金

[金瑞]传纸条

   
#趁老师不注意就传纸条搞小动作大家千万别模仿啊😂。
#这是金瑞,注意避雷。

讲台边年过半百的老师正在黑板上写写画画,是接下来要讲解的内容。

台下的同学们有些会认真记笔记,好让接下来能跟得上老师的讲解。

比如,年纪第二班级第一冷面男神格瑞。

而有一些同学就会借着这个契机搞点事儿。

就像,班级第二因活泼开朗被称为班级活宝的金。

感觉到后腰被人用手指戳了戳,正在记笔记的格瑞不得不停下转过头然后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他后一座的人,虽然在别人看来,格瑞的脸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熟悉他的人就知道,格瑞是在无声的询问。那个熟悉的人自然非金莫属了。

而刚好,他们俩儿是一对恋人,还是热恋中的人。

看到金笑着伸手递到眼前的小纸条,格瑞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

[格瑞格瑞,放学等我。\^O^/]

金每天都会要求格瑞和他一起回去。
虽然,身为邻居的他们从小都是一起上下学,但金好像对[和格瑞一起]这种事乐此不疲。

格瑞有些不解,金以往要求一起上下学都是在课间或者在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开始前说,像今天这样在下午第一节还是在上课的时候说还是第一次,因为金虽然在课上不会听得太仔细,但凭借他灵活的大脑疯狂复习几天就可以考得不错的原因偶尔会在课上打瞌睡外,金是绝不会打扰到格瑞学习和老师的授课。

[好好听课。]

靠上椅背后就把纸条递给后面的金,不用转头去提醒,因为格瑞知道金一直都在看着他,等他的回复。

看到纸条上的话,金小小的‘嘁’了一声后又嘀咕了一句格瑞好无聊,声音很小,小到此时正背靠椅子的的格瑞刚好能听清。

“……”
深知自己的发小兼恋人的脾性,格瑞决定还是理一下他比较好。在自己另一个稍微薄一点的笔记本上写了一句话,看了看还是面对着黑板并没有要转头的老师,把笔记本从桌子下往后递去,成功的被一直看着格瑞的金接收。

[先好好听课,有什么事下课再说。]

什么嘛,格瑞一点都不好玩儿,哼。
这样想着,金不由得撇撇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好玩儿的,眼里闪过一丝狡洁的光。

[不嘛~格瑞你叫我一声老公我就好好听课。(≧3≦)]

[……金,别闹。]

想到金写的那句话,心就有些跳得快了,面上也不由自主地浮上了一丝红晕,虽然还是一张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面瘫脸。

摸了摸自己微热的脸,格瑞看着金又递过来的写着[格瑞,我没有闹嘛~我都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抱你了,想你嘛~≧﹏≦]的纸条一阵无语。嗯……另一种说法是害羞,对,金说的。

[……金,别闹!还有,我没有害羞!]

诶诶诶,格瑞竟然用感叹号了!看来是有些急了呀……想到这,金不由得轻笑出声,一边注意着老师的动向一边写下
[你耳朵红了呦格瑞~而且,我是真的真的想你了呀(。・ω・。)]

纸条还没来得及递过去老师就写完转过身了,提醒了一句就开始讲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金觉得老师往他和格瑞这边看了一眼。

差点被发现的金感觉有些刺激,这种怕被发现却又想尝试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糟糕到金脸上的笑压都压不下来,糟糕到金现在就想听,想听到格瑞用冷静低沉的声音在这个还算安静的班级里叫他[老公],然后格瑞明明不想叫却又怕他会难过就妥协了,再在他要求下再叫一次,一直一直,叫到他满意为止。啊,这感觉真的是,真的是,太糟糕太兴奋了!

而格瑞这边,他想着自己写的那两个感叹号会不会对金太严厉了,毕竟感叹号有时候的用法会很伤人。却没记起来小时候的金为了和他玩对他的各种纠缠早就练就了一身对付他的无赖尽儿。

[金,下课再说,还有,刚刚我的感叹号你别认真。]

老师转过身的档口格瑞迅速拿回金递来的本子又把写着算是解释的话的纸条递给金。

而看完了金写的话的格瑞觉得他的感叹号的语气好像还不够,应该再加一句我生气了,嗯,没错,生气了。

[格瑞格瑞格瑞,你叫我一声嘛,就一声,好不好?]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

见前桌的格瑞一直没回话金有些按耐不住了,他又写了几句把纸条递给格瑞,而无论他怎么戳格瑞的腰,格瑞都没理他。他就直接把纸条扔到格瑞的桌子上后又写了一张扔给格瑞。

[格瑞,没生气就理一下我嘛~我知道你没生气的。#^_^#]。

格瑞轻叹一声,他没生气只是有些无奈金有时候玩起来还真是不分场合,就像上回金硬是不顾街上人来人往就把他拉进一条小巷子里亲吻,理由是『格瑞已经快16 个小时没有和我亲亲抱抱了,我知道格瑞你一定想我了!!』……哦,你想亲我你直说,别拿我当理由,谢谢,虽然我确实想,但那只是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

[格瑞,你理一理我好不好~≧﹏≦]格瑞不理我好无聊。

[金,以后别不分场合的玩儿。]万一被发现了怎么解释?虽然格瑞和金都不在乎,但学校和家里人那边不好说。

[……好嘛,听格瑞的。]放学有你好受的,哼哼。

[嗯,听我的那就下课再说,好好听课,比大晚上疯狂复习好。]一想到金凌晨都还在复习书想睡又不能睡的样子就心疼。

[是,格瑞长官。]

[嗯。]

金不再写纸条打扰格瑞听课了,而是一直盯着格瑞的背影发呆。没办法,爱的人就在前面,老师讲了什么他根本就听不进去啊……

格瑞不见金再传纸条后便安安心心的听课,至于那声[老公],想了想还是下课再说。

剩下的时间里,格瑞安心地听老师讲课,金安静地看着格瑞背影感叹他男朋友就是帅!!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下课铃声响了。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同学们再见。”

“老师再见~”

老师前脚刚出门,金后脚就拉着格瑞直奔厕所。
至于去干什么?当然是上厕所啊!不然还能是拉着格瑞继续课上的事儿?

解决好了的金看还没有人来,想了想觉得继续也不是不行……

可怜格瑞裤子都还没来得及提好就被金一把拉进了最近的那个隔间……


“诶,格瑞,你的嘴怎么了?”格瑞前桌的女同学看见格瑞回来后有些不自在便开口训问了一声。

“……没事,不小心咬到了。”下回一定要拒绝金,一定。

听着格瑞和那个女同学的话,金简直压不住疯狂上扬的嘴角,想笑又怕格瑞放学后不理他,憋的好辛苦!啊啊啊,格瑞也太可爱了吧!!

……………………………………

@金瑞极限60分

时间过了,不知道还行不行……我打字慢,一个小时更本不够😂😭😭

我在 一直都在


#迟来的安迷修的生日祝贺😂😂#
#是在5.13的23点多开始写,所以算给安哥的生日文,(我不管,就是。)#
#本来打算写小短篇,但是一写就不自觉的写长了。#
#安哥生日快乐\^O^/🎂#
#私设安25岁,金22岁。#
#安金同居交往但是以前是纯盖被子纯聊天,今晚过后就……#
#想了想,没啥交代的,纯属凑数字😂#
#那句话我是在别的地方看见的,借用一下😂#

――――――――――――――――――――――――

“安哥安哥!”

欢快的声音吵醒了还在睡着的青年,迷茫的眼神片刻后便归于清明,翠绿色的眼眸望向床边一脸开心的金发碧眼的男孩,长臂一伸就把他捞了上床抱着,薄唇微启“金,再睡一会儿。”

“诶!……可是…好吧,只能再睡一小会儿哦。”本来被安迷修突然的动作吓到正想挣扎一下的金听到安迷修本是温润的嗓音此时竟透着丝丝沙哑,又想到昨晚安迷修忙到很晚才睡心一下子就软得一塌糊涂,连忙答应了安迷修。

嘛,反正时间还早,来得及。

“唔嗯……”
金发的男孩轻哼一声半睁着眼,似晴空般湛蓝的眼眸还带着些迷茫,白嫩的手臂习惯性的往旁边摸索。没有像往常一样摸到那具温暖的身体后金停止了摸索的手,躺了一会后猛地睁开眼睛往身旁看去,却没看见那个性子温润如玉的青年。

“安哥安哥!!!”啊啊啊!糟糕糟糕!怎么就睡过了呢!!安迷修在哪里啊!?不会去上班了吧!?

惊慌的金翻身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向卧室外跑去,边跑边叫着安迷修。

“安哥!安迷修!!”
在厨房和客厅没看见安迷修的金有些着急了,一下子不顾礼仪地叫出了安迷修的本名,却没得到回应。

“咔哒。”

“叮叮叮叮铃铃铃……”

“……金?”

一连串的声音在这个二室一厅的房子里响起,有些杂乱却意外的好听。

“安迷修!!”金刚刚给安迷修打电话,铃声就在刚开的门边响起了。金叫着向正在玄关换鞋的安迷修扑去,被那人抱了个满怀。“你去哪里了,不知道说一声吗?!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抱歉抱歉,看你睡得香就没舍得叫醒你。”换好鞋子,手上提着在楼下超市买的蔬菜和肉类的同时把金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后,把东西放进了冰箱,“而且,只是去楼下,一会就回来了啊。”

“……就算我睡得再好你也必须叫醒我啊,你知不知道我本来是要带你去玩的!!”金假装生气地撇撇嘴,语气微怒。今天是安迷修的生日,他本来是打算带他去玩好玩的,最后再去游乐园坐旋转木马。现在好了,没时间了,好好的计划就这样被打乱了。

而金的微怒的表情在安迷修眼里,却是显得他家的男孩是如此的可爱。

“好啦好啦,下次叫你。”

算了算了,舍不得,下回还是让你继续睡。

“那现在怎么办,你的生日……”计划被打乱了,金也有些沮丧,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了些许失落。

“……噗。”看着不似以往活泼的金,安迷修哑然失笑。

“!!笑笑笑!笑什么笑!!”金本来挺沮丧的,但是他泡汤的计划里的主角不跟着他一起失落就算了,竟然还笑!!不能忍!!

“不是不是,诶,别抓了……听话,在下错了,乖,别闹了。”虽然嘴上阻止着金让他别闹,但安迷修的行动却是小心地护着扑在他身上又抓又挠的男孩,无奈地笑着,眼里是几乎可以溺死人的温柔和纵容。

闹了一会儿金也安静了,此时正趴在安迷修的胸膛上无聊得扯着安迷修衬衫上的褶皱。

“那现在怎么办,计划泡汤了我也不想动了。”扯了扯皱褶又把它弄平,金百无聊赖的说。

安迷修抱着金的修长的手臂又紧了紧,身体动了动换到一个可以让金更趴得舒服的姿势后慢慢的开了口。

“没关系的,反正金以后陪着在下一起过生日的机会还多着呢。计划可以慢慢来不差这一次。”

“可是,今年的计划泡汤了啊!”我为了这一天可是提前一个月啊,还问了格瑞紫糖和凯莉他们,准备了好久诶。

“有我在身边,你还想着那些事?嗯?”白皙修长的手指穿过金色的发间,力道温柔地揉了揉自己胸膛上的脑袋。安迷修决定不再和金讨论他的生日计划,不然金能说到明天。“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好好好,我要吃糖醋排骨,醋溜白菜,还有还有……”一说到[吃东西],金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他大大咧咧的性格注定他不会为这些已经不可能的事情而烦恼。

“好,那你先起来,在下现在就去做。”

带上印着小宝马莉的围裙,堂堂安式集团的总裁安迷修在这一方小天地里施展手艺,一切只是为了客厅沙发上的金发男孩。

虽然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不过,只要他的男孩开心,那么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没有什么比金更重要。

晚饭过后金带着安迷修去了和格瑞他们商量好的KTV唱唱歌喝喝酒聊聊天,玩了个尽性。

难得雷狮没有损安迷修,难得嘉德罗斯耐着性子陪他们喝酒,难得格瑞没有像平时一样冷冷清清,虽然还是面瘫着一张脸,难得…………难得。

醒着的时候大家都挺正常,而喝醉之后是谁在拿着麦克风鬼哭狼嚎,是谁在拉着别人没有理由地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是谁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是谁在划拳拼酒,是谁先开始把蛋糕糊在他的脸上安迷修不记得了,但是,在他生日这天他们都玩得很开心,这就够了。

身为今天的主角的安迷修本来是被雷狮他们猛灌酒的对象,但是当安迷修喝得微醺之后,他们敬的酒就全下了金的肚子。格瑞知道金的酒量好,但毕竟酒多伤身,也就没有再敬。其他人也只是劝了几杯就不再敬,倒是雷狮一直在和金拼酒量,而安迷修自知酒量差,就在一边陪着他们玩玩唱唱,想着今天就让金喝高兴吧,反正他在呢。

到最后,还算清醒的把包间能收拾干净的地方收拾干净,垃圾能带走扔掉就带走,尽量把包间归于原样,毕竟清洁阿姨也不容易。

还算清醒的把喝得神志不清的人该带回家的带回家,该送回家的送回家。喝得不算太醉的,能自己走就自己走回去。

告别了他们,因家离KTV不算远的安迷修和金二人打算慢悠悠地走回去,就当醒醒酒。

走着走着金突然停下来怪叫一声,像是想起什么抓了抓自己的金发,好看的媚驺在一起,微红的脸颊上是懊恼的神情。

“金?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安迷修走到金的身旁扶着让金的重心倒在他身上,伸手在金的后背拍着,亲声询问。

“就是,就是……算了,先回家吧。”本来想说什么的金想了想还是觉得回家再说好了。

“金,你真的没有不舒服吗?”安迷修皱了皱媚,真的担心金是不是喝多了头晕想吐。“说吧,我在呢,一直都在你身边呢。”

“没……安哥。”金现在有些头晕眼花,勉强撑着身体站直后郑重地叫了一声安迷修。

“嗯,我在,听着呢。”

“格瑞说,喜、喜欢是,是放纵,而爱、爱是克制。所以,所以我觉得,我、我一定是爱、爱你、的。爱惨、爱惨了的那种!”断断续续的说完,金又扑向安迷修整个人手脚并用的扒拉着安迷修,把自己的重心移给他。像是把自己和自己的人身安全以及后半生都交给安迷修一样。

[喜欢是放纵,而爱是克制。我一定是爱你的,爱惨了的那种。]

一句话,二十三个字,贴着金的右脸的胸膛里被震撼的心脏是安迷修此时唯一的感知。

“金,我还没说生日愿望呐,听好了。”

把怀里晕晕乎乎的男孩叫醒,翠绿色的眼瞳对上男孩的湛蓝眼眸,神情认真且专注,像是对着他的珍宝,不,本来就是他的珍宝。

“小时候过生日……”

记事起,小时候的所有愿望是『长大以后,做一个谦卑正直的骑士。』。

然后,他做到了。

而现在。

“金,有你在身边在下就觉得很幸福,所以,以后都请一直陪在在下的身边,一直。”

说罢,安迷修便吻上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金粉嫩的唇,对着金许下了生日愿望。

“嗯,我在,一直都在。”

“还、还有……”

“生日快乐,安哥。”















〔瑞金〕负责

[特傻白甜系列\^O^/]
[瑞金!瑞金!瑞金!(* ̄︶ ̄*)]
[不吃瑞金的注意避雷。]
[再说一次,瑞金有那――――么好!]
[他是这时间最后的净土,而他将用生命去守护。]

――――――――――――――――――――――――――――――――

是我还没睡醒吗?我的偶像怎么会躺在我身边!
在线等,全宇宙超级无敌高温10000℃的急!!!

一觉醒来发现暗恋着的人就躺在身边,这么刺激的吗?!

金愣了一秒后惊恐的尖叫出声向后退直到后背靠上了冰冷的墙面,再一次确认了床上的人的的确确是他同班同学+帮过自己+银白色头发+神似芦荟的发型+同寝室+上下铺的关系=自己暗恋两年的校园偶像后,爆发了更大更响亮的尖叫。

啊啊啊啊!!偶像和他睡了一晚!!!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负责啊??!不不不,是一定要负责啊!!姐姐!!对不起了!!你亲爱的弟弟我切切底底的弯成蚊烟香了啊!!!

等金脑袋里咆哮完冷静下来后才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真的,特别严重。

偶像的床铺在他的下面,所以就算是昨晚喝的再多,晕的再厉害偶像也应该是顺势躺在他自己床铺的,再不济也是躺在那边的下铺,而不会是在醉得像滩烂泥时还噔噔噔爬上上铺。

所以,问题来了。

偶像为什么会在他的床上以及偶像什么时候醒的。

对,什么时候醒的……
!!!?哦草!!!偶像醒了!怎么办怎么办?!偶像会不会杀了我啊!?他可是出了名的冷漠无情啊!!

而我们的格瑞大人则表示,刚刚那一嗓子这么大声,我什么时候醒的你心里没点b数??

在心里吐槽完后对于金的表面惊恐和内心百分之一千的金式惊慌和跑火车没什么兴趣的金的暗恋的偶像――格瑞先生面无表情地表示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要金对他负责。

对,你没看错,就是神情冷漠的格瑞大人面无表情内心还毫无波动的想着要金对他负责。

“负责。”
格瑞从金的被窝里爬起来,淡淡的说出了一个无异于是重磅炸弹的消息。

“为为为为什么……”
好吧,虽然内心感到无比雀跃但金面上还是怂的一匹……
别问为什么,反正他就是怕。

“你昨晚做了什么你不清楚?”
格瑞虽然喝多了,但他还是记得昨晚的,金醉得像滩烂泥,自己好不容易把他洗漱好拉上了上铺,正准备下去金就一把抱住了他,手脚并用的那种。

!!??!神TM记得昨晚我干了什么啊?!我他喵连自己怎么回来的都不记得了你还指望我记得我对你干了什么事!?虽然是很想对你负责啦…………

“……呃,那个,我,我昨晚……”怎么办?问不出口啊!

“想推卸责任?”
格瑞拉开了自己衣服的领子让金看自己脖子上的红痕。那是金昨晚做梦咬的,可能是梦见了好吃的。
看着一瞬间就红透了的金的脸,格瑞眼里闪过一丝促狭的光,可惜金因为紧张而没有看见,因为金现在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且为什么室友会在这种关键时候不在啊!!

“我我我我……”
看到了格瑞脖子上的痕迹金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天知道,他现在已经快要哭了!!看样子不仅仅睡了一晚,他貌似还真的对格瑞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看着金慌慌张张的样子格瑞的心情简直不要太好,虽然表面还是一副面瘫冰山的样子。他打算一次性把问题都解决了,免得眼前的宝贝被学校的那些人天天惦记。要知道,从第一眼看见金开始,格瑞就喜欢上了这个阳光温暖,活泼好动的金发蓝眼的少年,但碍于自己高岭之花的冰山人设,格瑞并没有上前搭话。

两年了,再温的水那只青蛙也都该熟了。

“你不是喜欢我吗?给你做我男朋友的机会。”
面对天然呆的金,格瑞选择打直球,不然弯弯绕绕的暗示肯定会被金大大咧咧的性格忽略过去,就像那几个天天找金拼命暗示但就是没成功的人。

金现在特温顺特怂,且安静如鸡。

但内心:他刚刚听到了什么??!!格瑞不仅要自己负责居然说要自己做他的男!朋!友!我滴个乖乖!!幸福来的太突然!!啊啊啊!!!怎么办答不答应啊!?可是,答应了会被格瑞的迷妹们追杀的啊!!!

“怎么?既不想负责也不想做我男朋友。”格瑞本是温和的声线突然变得冰冷,脸上的神情冷得金怀疑会不会掉冰渣子:“那你是想始乱终弃吗!”

“不不不不不不!!”金听清楚格瑞的话后简直紧张到口齿不清,抓着格瑞的手臂连忙澄清:“我负责我负责我真的负责!我之前只是太震惊太紧张了!!格瑞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会始乱终弃的!!格瑞!!”

“真的?”
格瑞用了半信半疑的语气,成功的让金一把抱住了他又双叒连忙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始乱终弃还答应了格瑞做他的男朋友,绝不会分开的那种。把脸埋进金好看的颈项间的格瑞露出了一个计划得逞的笑,可惜金宝因为位置关系看不见啊看不见。不然金就会知道这件事就是格瑞一首策划的,当然,更大的可能是金被格瑞万年难得一次的笑给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既然答应了,那你就好好的做我男朋友,别到处沾花拈草。”抱了一会之后,格瑞松开金并让他承诺。

“好好好,我不会去沾花拈草的,除了格瑞我谁也不要!”金保证之后还特兴奋的说了一句:“既然我是你男朋友,那我是攻对吧格瑞!!那我以后就是上面的那个了!!”

格瑞听完后挑眉,但并没有搭话的意思,嘛,自家的宝贝宠着就好,至于攻受上下的问题,等金成年后再让身体力行地金重新认知一下好了,现在让他占占口头便宜也不会吃亏。

金见格瑞没回话,以为他是害羞了就又自顾自话的向格瑞保证以后会好好对格瑞,绝不让格瑞受半点伤害等等等等。

金还在叽叽喳喳的讲着话且笑得像个落入凡间的天使,那种温暖活泼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真的真的太美好。

让人忍不住……

想要……更多……






相遇·错过 (上)①


1.
今天是安迷修高中生涯的倒数第九十九天。
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早晨六点准时起床洗漱,六点半开始在小区的楼下小跑几圈后回屋冲个凉,七点下楼骑着自己取名为“凝焱”的黄蓝相间的自行车去自己就读的高中,七点二十左右到达班级,七点半准时上课。中午,解决完午餐后小息一会儿,然后去图书馆借阅书籍。下午,上完课去觅食过后会去再图书馆借阅书籍,到晚自习时阅览,自习结束后与同学们打个招呼便骑着“凝焱”回那个一室一厅的家。

2.
作为一个遵纪守法,以『骑士道精神』为准则的人,安迷修不允许自己犯错,哪怕只是[迟到]这样的小事。所以,当他听见前面那条巷子里传出来的打斗声时,想也不想的就做出了心中的选择。

3.
因『迟到』被罚而站在教室最后面的安迷修并不后悔。
因为他觉得用“罚站一节课”这样的小事解决了一件“恶性事件”非常值得。
至少,他解救了一位美丽可爱的小姐,不是吗?当然,还有一位算是也不算是他救下的少年。
只是,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可爱的小姐被自己救了之后不是感谢他,而是貌似有些嫌弃,还指着他说什么‘多管闲事!’‘我好不容易才有和他说上话的时候啊……’之类的。
而她的脚边,是被摔在地上的已经坏掉了的蛋糕和刺眼的一小摊血迹……

4.
还有一件事,让安迷修不得不在意。
在他问要不要去看医生时,银发少年侧过脸,本是不确定的神情在看见他时立马变成了惊慌失措以及黑底红瞳的眼里闪过慌乱和不安后单薄的身体晃了晃,后退一步就跑远了。
安迷修自认不是一个自恋的人,但今天,他第一次有想要抓个人来问问“我长的很可怕吗!?”,不然,为什么那个少年一见他便跑的无影无踪了?!男的也就算了,为什么那个美丽可爱的小姐也是满脸嫌弃!!??
下课后,安迷修将问题讲给给自己的死党兼对手听,本想让他参谋参谋,可没想到雷狮听完过后指着安迷修,一开口就怼了他一脸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雷狮头上狠狠乎了一巴掌后,安迷修决定要远离这个笑岔气儿了的大傻子!!
他安迷修就不该指望这个神经病一样的恶党!!!
对于[丑的吓跑人]这件事,安迷修有点“小小”的介怀,所以他决定下回再遇见那个银发少年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
如果,下次还能……遇见的话……
咳咳,说正经的,安迷修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少年,真的。

5.
夜晚,躺在床上复习高三高考书的安迷修不自觉的想到了早上的那件事。
当时,他跑进巷子里时战斗好像已经结束了。
之所以用‘好像’是因为有三两个人躺在地上呼痛,还有两个人隔了一两米的距离面对面站着,没有再动手,但剑拔弩张的气氛令人怀疑他们随时都还要干一架。
他们两人情况不好,但比起地上扯着嗓子喊痛的那些人要好很多的。
跌坐在地上的红发女孩那瞪大的眼里还挂着晶莹的泪花,姣好的面容上满是泪痕,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好像那样就可以把喉咙里的惊叫压回去。
银发少年的手里握着一把小型折叠刀,垂向地面的刀尖上有一滴血摇摇欲坠。另一个站着的满脸害怕的人双手上都沾有鲜红的血。
那些躺在地上的人见有人来了立马爬起来逃走,那个双手沾满血的混混边跑边恶狠狠地叫嚣着:“算你他娘的走运!下回老子一定会把你揍得满地找牙!”
而那个银发少年不知是根本不想理还是怎么了,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手手臂上的血像是不要钱似的一直往外流,但少年完全不在意似的,任由那些鲜红的血流过白皙的手臂和手背,流过修长的指间,最终坠向冰冷的地面。
因为安迷修没有看见全程,所以他不能妄下定论说是谁的错。既然那些混混跑了,那他自然是希望息事宁人的。
“那个,你受伤了,要不要带你去医院??”少年手上的伤让遵循『骑士道精神』的安迷修忍不住出声询问。
但银发少年就着本是侧站的姿势扭过头来看了安迷修一眼,后退一步跑了。

6.
“你来干什么啊!?”跌坐在地上的红发女孩推开了安迷修伸出的手,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后自己爬了起来大声呵斥着他。
“……在下只是想帮忙,”安迷修有些不解面前的小姐会说出那样的话,“在下虽然没帮到什么实质性的忙,但至少在下进来后那些为非作歹的坏人跑了啊……”为什么要用那种嫌弃的语气质问在下呢?
“没有你他就不会跑!!”红发女孩依旧说着让安迷修听不懂的话,“为了救我他还受伤了……”
女孩说完之后没有给安迷修询问的机会便朝着那个银发少年离开的方向追去了。
安迷修突然回神,才想起来书还没看完。想了想还是算了,今天怕是看不下去了。

紫堂幻 乱七八糟系列

我对紫堂幻的……理解?我也不知道是什么←_←

紫堂幻啊,第一次见他时,因为他唯唯诺诺的性格我并没有太关注他,直到看完了第一季。
其实,我是一个晚上就看完的,所以,对他们的人物性格还不了解。
他胆小,唯诺,小心翼翼,对自己不自信,这是第一个想法。
他自卑,将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第二个想法。
他规矩,爱好家计,有条有理,善良,坚强,第三个想法。
看着他一路走来,跌跌撞撞,让人心疼,我们却不能给他一个拥抱,一句注意安全的话。

第一季最后,小队里站着的只有紫堂幻,那时,他的心里是这样的呢?
成功晋级的喜悦?呐,肯定会有啊。
但,喜悦过后呢,是什么?
是恐惧,是迷茫啊,那么多的参赛者,整整三千多人,只剩下了伤痕累累的一百人。之后呢,还会被回收多少人?又还会剩下多少人,自己还能活到什么时候?能活着吗?还有金,凯莉,格瑞,我们能活到什么时候呢?
莱娜,鬼狐,还有鬼天盟的成员,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参赛者,都被回收了。
回收?哈,不过是说的好听!

呐,晚安,莱娜小姐姐。晚安,其他的参赛者们。

他清楚自己的实力,弱。甚至比没黑化的金都还要弱。
所以,他肯定会更加努力地变强。
但他不是金,不是那个被大赛第二称为“单纯到极点的怪物”的金。
所以,他只能一步一步,一点一点的努力地变强。

当罗德烈告诉他们‘元力’的开发时,看着金那周身强大而浓烈的元力,让紫堂幻再一次的感受到了自己很『弱』的血淋淋的事实。
金安慰他,他很感激。
但是,『弱就是弱,别为自己找借口』不需要借口,那就努力变强。

紫堂幻也肯定想在遇上帕洛斯,雷狮的时候站在金的身旁,与他并肩作战。
然而,紫堂幻清楚他们与雷狮帕洛斯之间的云泥之别。
金,是金挡在他的面前,保护他。
看着那道瘦弱的背影,心中肯定不会平静。
金,为什么?这个大赛明明那么残酷,那么不近人情,你却能真心实意的接受一个『前不久才认识的陌生人』呢?
金,那么开朗,那么耀眼的你,让我更想变强,更想和你并肩作战了。

既然不是金那样的,那就老老实实的比赛吧。和金一起通关,在金开心的说着〔紫糖,我们赢了,我们都通关了!〕的时候,回答一句〔嗯!金,我们通关了!又可以一起了!〕

其实啊,他有想要实现的愿望,想变强大,不再是被人保护而是保护别人,想得到父亲的认可,想证明自己不是废物,想在再遇到困难的时候保护队友,保护金,因为金不仅仅是他的队友还是他的『最真挚的愿意拿命保护自己的朋友』。
紫糖幻接受了银爵的“指尖陀螺”得到了想要的力量却失去了“自我”。(被小黑洞控制身体,意识不被自己掌握。)
这个弱弱的小傻瓜以后要走的路肯定很坎坷,至少比一根筋“单纯到极点”的金的路要艰难。(希望官爸能坚持到结局。)
紫糖是主角小队人员之一,他的不甘,痛苦,懦弱,愤怒,坚持,努力,等等是他成长路上不可或缺的,希望他能踩在一块块基石上一步步长成他自己所期望的那样强大的人,就算遍体鳞伤,也会笑对生活。

看着紫堂幻一次次超越之前的自己,对于紫堂幻的变化,幻厨高兴之余也会难过,因为他的成长是建立在[不断的倒下又不断的站起来,自己选择的路,再苦都要一步一步走向终点。]的基础之上。

当他终于“长大”了,就算心中就算有千言万语,到最后或许只会是一句简单却意义非凡的:谢谢。
当然,没关系的,就算只是一句两个字的『谢谢』,幻厨们也会把它放在心里那最柔软的地方,珍藏一生。
幻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意义?,一个人有一个对于[存在的意义]的想法,那么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说法。
所以,幻厨存在的意义,我想,大概是――
“在他开心时,我们会为他高兴。
在他难过时,我们会给那个瘦弱的男孩一个温暖的拥抱。
在他崩溃大哭时,递一张纸巾,默默地陪在他身边,无需多言。”
等他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站起来时,我们会拍着他的肩膀轻轻的说一句――
“呦,不哭了?
不哭了,那就站起来继续走下去吧。
大胆的往前走,别怕。
若你累了,那就停下来休息会儿,靠着我们。
若你哭了,那就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别害羞,我们不会笑你的。
若你迷茫了,不知道前进的路在哪里,先别慌,静下心来慢慢想,或者,你回过头来看看,看看我们,我们在,在跟着你,陪着你。”
别害怕,我们在,我们一直都在,你只需要稍微回一下头,就能看到我们。”
以上,是我自己对于『幻厨存在的意义』的解释。
其实,【意义本身就没有意义】。
所以,简单点,爱他就是爱他,没有什么意义不意义的。
『紫堂幻』是幻厨爱的想守护的那个人,仅此而已。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随便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