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氵

盗笔,凹凸。
吃金相关,产金相关,金攻受不定,写文随自己开心,所以没有固定更文时间,大半年不发文也有可能。拒绝叫我大大,太太等称呼,叫淮酒就行,谢谢。

「金」生日快乐!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     

                                      金金









金,11月25日。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愿你——


平安喜乐,终遇良人。


愿你——


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


生生世世,事事顺遂。



                            我们爱你❤️金


「金嘉」日常向小短篇

金嘉唯一,短篇。

后续有缘再见。



“渣渣,你这么快干嘛?”



金看了看下方的嘉德罗斯,“啊,不是你说要快点完事儿吗?”


嘉德罗斯仰起头看着依旧忙活不停地金,“我是说要做快点儿,可我要你这么快吗?”


“……哦。”


“哦什么哦,知道了就慢点儿。”










“我让你你这么慢了!?”嘉德罗斯感觉金天生就是来克他的,让他每天暴躁个没完。



忍无可忍的金干脆停了动作,“你……嘉德罗斯你别太过分!我快了你要让我慢一点,我慢了你又要说我,到底要我怎么样嘛?”真难伺候!


“这种事情该怎么做还用我教你?渣渣就是渣渣!”就算不是每天都在做,但至少也不会手生成金这样,笨手笨脚。


“你又吼我,我不做了还不行吗?!”金放下手里的东西深呼一口气。


见金要走,嘉德罗斯语言间不自觉带了些许怒气,“你动一下试试?!我让你退出去了吗?”


嘉德罗斯站起身,修长的手指指着台面上的东西,“今天这饺子馅儿你不剁好别想出去。”


“嘉德罗斯!”


听着金直呼他的全名,嘉德罗斯心里‘咯噔’一下,语气瞬间软了不少,“叫什么叫?你以为我是为了哪个渣渣要来做这些的?”


这事儿居然要怪在他头上?


“喂喂喂,你不讲道理啊,那既然这样你就不要把日记本放到那种明显的地方让我看见呀。”嘉德罗斯的态度让金的火气消下去了不少。



金的话让嘉德罗斯眉头一皱,“渣渣你偷看我日记?!”


“你放那么明显的地方,分明就是故意让我看的。”我不过是成全了你的小心思而已。


“渣渣你……”嘉德罗斯见金已经看穿一切索性就不再隐瞒,“既然知道了还不快来剁馅儿?快点!”



金本就没踏出厨房的脚转了个方向回到刚刚剁馅的台面,“不要一直叫我渣渣啊!”



嘉德罗斯重新坐在了金右下方的小板凳上择菜,“这分明是爱称好吧!”



“谁要这种爱称啊,整天渣渣渣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麻雀呢!”


“你是觉得我三天没打你,你皮痒了是吧?”



“略略略……”



-end-


日记:雷德说我要是再惹怒渣渣,渣渣说不定哪天就离家出走了,还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会做饭,虽然我不担心那个渣渣会变心,但是做吃的倒不是不行,但是我绝对不会轻易给那个渣渣做吃的的!(他要是敢变心离家出走本王就敲断他的腿关进房间里天天都只能看我!!!)


本来想写rou的,结果硬生生写成了撒狗粮日常,我果然是清水文选手。


「金瑞」给老子在一起!

「金瑞」给老子在一起啊


金瑞唯一,注意避雷,梗来自网络,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其实瑞金瑞无差来着。



“我跟你们说,跟你们说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诶!”


教室门猛地被推开,撞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吓得紫堂幻手里的斯巴达毛绒玩具都掉在了地上,也成功的让全班同学停下了动作,所有人的视线在集中在开门的人身上,对着佩利进行死亡凝视,那恶鬼一般的眼神就像说着,你要是说不出什么有趣的事情,我就把你活吞了。


“佩利,有事快说。”只楞了一秒帕洛斯就恢复了他平时的那副模样,虽然他刚刚被惊到了是事实。


“哦哦,我发现我们班上那个橙发的小老鼠和他的发小两个人有问题!日常相处就像学校里那些整天笑的傻逼兮兮的情侣!”佩利发现的时候真的是把自己惊到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们……给点反应啊?”这难道不够震惊吗!?


凯莉:“哦。”


紫堂幻:“哦。”


安莉洁:“哦。”


雷狮:“哦。”


帕洛斯:“哦。”


卡米尔:“哦。”


嘉德罗斯:“哦。”


安迷修:“哦。”


其他人:“哦。”


本来佩利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件事告诉,还以为大家会像他一样震惊,可没想到他们居然一副‘我早就知道了’的样子,雷狮老大又趴在了桌上,卡米尔甚至还重新开了袋奶小油蛋糕?


“好了,傻狗,这事我们都知道。”连佩利都发现了,看来是真事儿了,帕洛斯不禁想到。


“哎哎,你们都知道了吗?”好吧,本来以为可以看一下他们震惊的样子,看来是没希望喽,“那你们也都知道他俩没在一起吧?”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而后又突然爆炸。


“那边儿那个再说一遍!”凯莉表示她才刚坐到椅子上就被惊得站了起来。


“看不透呢……”安莉洁的眼里满是疑惑。


“……”帕洛斯刚刚才认为他俩已经在一起了,这会儿又说他们没在一起?难搞哦。


“金和格瑞居然还没在一起!?”安迷修都要怀疑他查寝时看到的金和格瑞躺在床上的画面是不是假的了,可每次看到的都是他俩恨不得黏在一起的样子。


“这真没想到……”卡米尔看着桌上的蛋糕陷入了沉思,明明格瑞和金上厕所都要一块去,竟然还没在一起。


这么想来,平时格瑞去厕所时都会警告金不许跟着,不过就算警告过金,金也会偷偷的跟着;而金去就是他一定要拉着格瑞,并不是格瑞自愿……也不对,格瑞每次都只是嘴上说着没有下次,然后就陪金去了。




“啥玩意儿?”雷狮这回是真的被惊得连瞌睡都没了,而后转头盯着同样有些诧异的嘉德罗斯,“”卧槽,嘉德罗斯这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虫子你最好说清楚!”本来听到护那个渣渣跟护着崽儿似的的格瑞他俩竟然没在一起就够震惊了,还无辜被雷狮吼,这他妈叫什么事儿?!


“你仨儿都住宿舍,他俩在没在一起你竟然不清楚!?”


嘉德罗斯这是真被气到了,不禁有些微怒:“谁他妈规定老子要知道,再说我宿舍隔他俩不止十间,上哪知道去!”


那边还在进行语言的国骂交流,而凯莉这边就稍显得平静一些。


“紫堂幻,你们在一个宿舍,你说。”虽然宣传不许早恋等等的事项是身为学生会会长的安迷修的责任,可是格瑞和金两个人的发展他真的很好奇。


毕竟学校论坛上面已经有“瑞金”话题的一片小天地了,可现实却是他俩根本没在一起!哦,“金瑞”也有,只是没有“瑞金”多,毕竟平时是格瑞照顾保护金多些,而金说过要保护格瑞的话和事也被习惯性忽略了。


“这,这我也不清楚呀,明明他俩的日常生活真的就像是在一起的样子。”被突然问到的紫堂幻是真的不清楚,或者说,已经迷茫了,“那个,卡米尔也在我们的宿舍,问问卡米尔吧,或许他能看出来什么呢?”


然后凯莉安迷修安莉洁等人又去围着卡米尔询问,得到的结果也是不清楚格瑞和金两个人具体的事。


询问无果的安迷修看着闹哄哄的教室,感到有些无奈,而后他走上讲台高声镇压吵闹不休的众人:“好了,各位不要吵,要上课了他们俩应该要回来了,有什么事等下课再问他们吧。”


想到下节课是冠有“魔鬼老丹”的丹尼尔的,争吵不出结果的各人只能作罢。




“哎呀,格瑞等等我嘛。”教室外面响起了金标志的充满活力的声音,“嘿嘿,就知道格瑞最好了。”


“快点。”有些冷漠的声音如果细听的话其实能听出藏匿着的温柔,独属于对金的温柔。


他们回来了。


格瑞和金一进教室就被凯莉紫堂等全班同学盯着,吓得他连招呼都忘记打了,虎视眈眈的眼神直到他们坐到了位置上都还未移开。


被盯的直发毛的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疑惑。


金:???什么情况

格瑞:???不知道


金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转头问后座的紫堂幻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盯着他们看,怪吓人的。


“额,金,没什么的,快上课了,你把头转回去吧 。”迟疑了一下,紫堂幻还是没能问出口。


不是他不想问金,只是,该怎么问?直接问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那万一不是那种关系该有多尴尬,那种关系可还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啊。


比起紫堂幻杂七杂八的顾虑,嘉德罗斯就简单直白多了。


“喂,格瑞,你是不是和那个渣渣在一起了!”本来是疑问句硬是被嘉德罗斯说出了肯定的语气,他认为金和格瑞早就在一起了不会有错。


“不关你的事。”班上的都是人精,否认撒谎肯定不行,再说他格瑞没必要撒谎。他喜欢自己的发小金没错,但还没在一起也是真的,不过这事儿嘉德罗斯他们没必要知道。


“嘁,喜欢都不敢承认,格瑞我对你很失望。”在他嘉德罗斯看来,格瑞的这种行为简直是逃避,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雷狮听后也直摇头,嘴里还发出一串疑似可惜了的“啧啧啧”的声音。


“……”他和金没在一起很让人失望吗?怎么连安迷修都一副惋惜的神情?





而金这边,紫堂幻没能问出口的事被凯莉问了。


“不是呀,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和格瑞在一起了啊?还有,你们说的在一起是我想的那个在一起吗?!”


金喜欢格瑞没错,可他觉得自己明明把这份喜欢藏得很好啊,怎么大家都知道了?


“喜欢一个人,就算把嘴闭上了,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的,更何况这么笨的金你呢。”


“啊啊凯莉,你怎么又说我笨啊!”


“金,凯莉说的是真的。”


“紫堂你也觉得我笨吗!?怎么会!?”


“不是的金,我说的是凯莉说的‘喜欢’。”


“你们……你们都知道了?”


“不确定。”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格瑞,可是我不知道格瑞的想法啊……”金说着说着声音就渐渐地低了下来,如果说是平时相处的习惯爱好,金能准确的说出来,唯独‘喜欢’这件事情他毫无把握。


艾比实在看不下去了,想她刚入校那会儿疯狂追求她的白马王子,可惜金不仅届不到,他的发小冰山校草格瑞还警告了她……那个眼神真的好冷啊,“喜欢就要大胆说出来啊白马王子!”


“老姐你小声点啊……”万一那边的大佬看过来了就完了啊老姐。


“可是格瑞会不会觉得……!!!”


“格瑞,金有话对你说。”


“嗷痛!”


一切就发生在那么一两秒的时间,金都不知道他怎么就在格瑞怀里了呢?


越过相撞的两人,雷狮与雷德两人的眼神在空中对视一瞬,难得的对方表示出了赞赏。


干得漂亮!


格瑞还没来得及看是谁推了他一把就被他怀里痛得直揉脑门的金给占了注意力,无奈叹气:“笨蛋,想说什么?”


“呜呜格瑞,你的下巴痛不痛啊?”撞了好响一声啊,格瑞肯定痛死了!


“没事,你想说什么?”格瑞强调了一遍刚刚的问题,就像这样就能让金一靠近就砰砰直跳的心缓下来。


想起了和凯莉她们的对话和身前的格瑞,金一下子紧张到卡壳,话都讲不利索:“啊?没、没啊?”


天啊,这要怎么说出口!要死要死要死!格瑞你不要再看着我了!


“喂喂金!是男人就别怂啊!”


“格瑞你杵着干嘛呢?!”


“啊啊啊天哪!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急死我们了!”


旁边不知道是哪个人先喊了一句,而后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比金和格瑞两人还要着急。


等等,什么男人什么急死了?!


不对!这是个绝佳良机啊!


“等等格瑞,我有话要说。”金本来还和格瑞一样懵逼,但突然就反应过来了,“格瑞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你……”


太难为情了吧,格瑞会是什么反应啊,糟糕,就不该头脑一热就说出来了啊,好笨啊我……


为什么格瑞还没反应啊?


金终于把紧张到满脸通红的脑袋抬起来了,怯怯的瞧了一眼没说话的格瑞,看到的是同样震惊的、没比他好到哪去的格瑞。


“金你刚刚说什么?”喜欢?喜欢谁?他?真的吗?


班上的人在金开口的时候就消了声,神情肃静的像是正举办什么重大的仪式。


金看着格瑞微不可见的名为不可置信的眼神,在格瑞以及全班的注目礼下缓慢又郑重地重复了一遍。


“格瑞,我喜欢你,喜欢身为发小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是相见的第一眼,或许是点点滴滴的日常相处。”


“我也不会说什么情话,但我想让格瑞知道,我喜欢你,真的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不是朋友之间的,是那种想要长长久久的,一辈子在一起的喜欢。”


“但是格瑞,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我也不想把我的喜欢强加在你身上,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我尊重你。”


“我尊重你,所以格瑞,你的想法是什么说出来吧,我想知道。”


拜托拜托,别不说话啊。


“真的是笨蛋。”金是笨蛋,格瑞他自己也是,明明互相喜欢着,却谁都不敢先开口,因为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我喜欢的人也刚好喜欢着我。


“所以答案是什么格瑞你快说啊。”雷德表示这他妈简直比看爱情小说还刺激,现场直播版!


“嗯。”不想看到金失落的表情,格瑞选择遵从内心把答案说出了口,为了金,也为了自己。


就像金说的,从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不知道,不过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金:!!

格瑞:。


刚刚告白成功的金和格瑞被众人推着拥在了一起,简直比他们自己告白成功了还要高兴似的。


“抱一个,抱一个!”


“抱什么抱?有胆量就亲一个!”


“格瑞,你嘉德罗斯爸爸对你失望透顶!告白都要一个渣渣先说。”


“你雷狮爸爸对你也很是失望。”


“这回该是真的了吧。”


“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你俩腻歪了。”


     …………………


“谢谢,谢谢大家!”金紧紧拥抱着格瑞,激动得都想哭出来了,真的真的很感谢他们,不然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敢把这份喜欢说出口啊。


感受着怀里激动到颤抖的金,格瑞轻轻安抚,语气比平时那副冷漠的声音要温柔得多。


“你们在告白吗?”


“是啊,他俩总算在一起了。”


“哦~那恭喜啊。”


“是啊,可喜可贺可喜可……???”


全班突然一静并发现事情不简单。


“!?”


“woc丹尼尔老师!!”


“我丢,快快快,坐好。”


丹尼尔看着鸡飞狗跳的班级,一脸和善的微笑,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和:“全班的,你们很有胆量,而我刚好喜欢。”


如果忽略他额头跳着的青筋的话,他说的就更显得有说服力了,嗯。









-end-


小剧场:


终于被丹尼尔老师放过之后,金和格瑞并排走向宿舍,到了宿舍门口的金突然想到他们还没做告白的最后一步,接/吻。


“格瑞格瑞,我们来接/吻吧。”金虽然觉得很难为情,但是他俩已经确认关系了,情侣之间能做的事他们也能做了啊。


怀疑自己听错了的格瑞有些懵。


“就是接/吻啊,情侣之间都会做的事啊,好不好嘛格瑞~”


“……进去再说。”


“不嘛,现在就要!”


“……好吧,就亲一下。”


“好的好的格瑞。”


“emmm格瑞,你能把头低下来一些吗?我亲不到……”


“你不会踮脚吗?”


“不行,我亲你我怎么能踮脚呢?女生亲男生才要踮脚。”


“……”












刚刚写了几千字的我入凹凸以来的自我逼逼被我一个手贱给删了,一朝回到解放前。


哦豁,完蛋。


关于金的分析

「金」分析,注意避雷。

没有cp向,我加了all金tag是因为我们金吹吃all金的姐妹多,我想让更多的人看看,金并不是傻白甜等等的,有说错的请指出,谢谢。


1.金并不傻白甜,仔细观察动漫就知道了,还有,金能控制他的第二人格,在清醒的情况下。


登格鲁星那种贫困的被奴役的贫瘠星球上养不出傻白甜,谢谢!别把生性善良当坏事,世界需要善良,需要温暖。



2.第二季结尾能洞察人心的柠檬有说过她看不透金。这种,要么心思纯净,要么城府极深。


第一种不一定是好事,第二种也不一定是坏事。凹凸大赛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智力与武力缺一不可,还有运气。


3.在迷宫星打boss的时候,智力超群的凯佬诧异于金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因为在她的记忆里她也算是看着金一路坚持到现在,她竟然没发现金有这种实力,可见金平时隐藏得有多深。


还有凯佬说要教人做坏人和要sha人的那一集(忘了那个组合叫什么了,好久没看了)。


金他知道了凯佬是新人杀手的事实,但是亲眼看又是一回事。他说他不希望看到凯莉杀人,但他不是一  定  非   要  阻  止   凯莉杀人。


他不是害怕鲜血,他只是不想看到作为被他放在心里的朋友凯莉在他面前杀人。


他没有看到凯佬杀人,那么别人如何说凯莉的坏话,他都有理由说服自己,“我没有看到凯莉做了那些事”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但是这对于愿意相信队友的金来说没什么。


冠有「新人杀手」的名号的凯莉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停手吗?显然不会。但是这次她停手了,那么,金在凯莉心里至少是有点分量的,她慢慢的被金的善良和坚持改变着。


4.还有第二季开始在迷宫新迷路的那段,金并不是一开始就放弃,他去找过路,但是由于他的路痴属性就没找着,不过迷宫星能让你找到它老巢,它还叫迷宫星吗?所以金累得睡着的那一段,既来之则安之,不然还能干嘛?以头抢地尔?


当然也有说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你不观察附近的环境,反而还大大咧咧的睡着,怕不是有病(雾)。不过我觉得,是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对于已经筋疲力尽的参赛者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恢复体力以及元力为上策,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5.罗德烈惊讶于金居然着模仿boss的攻击招式,也感叹于金超强的学习能力。


听到了罗德烈的话之后有一个特写镜头是金的眉毛微微上扬,然后眼睛撇向了罗德烈的方向,然后就是被打飞,但是前一秒还能和boss打的不相上下,后面一秒听了罗德烈说的话之后就被打飞,难道不觉得金怕被发现隐藏实力有放水的嫌疑吗?毕竟在这个凹凸大赛,除了像前十那种能力之外,其他角色,尤其是羽翼未丰满的时候过早暴露自己可是大忌。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他这一秒的分心被强大的boss看到了破绽。


boss拿金的姐姐秋来激怒金,金的反应证明了他有多在乎亲人之间的羁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6.不愿与是好友且被那股力量控制的紫堂幻拼杀,金几乎都是防御。他劝说紫堂幻不要使用那股力量,他知道它的危害,他担心紫堂幻。


昔日一起并肩作战的朋友及队友现在要互相搏斗去争抢那个活着的名额。


金怎么能不难过?怎么能不去做思想斗争?他来这里是为了找到失踪的姐姐和改变并不看好他姐弟俩的登格鲁星。


但同样,他也在乎紫堂幻。


所以,他努力劝说紫堂幻,希望找到可以两全的方法。


这不是傻白甜,不是白莲花,金只是想保护着他在乎的一切,人或事。


经历过人世险恶,体会了人情世故后,最了不起的,就是还能保持初心。


知世故而不世故。




7.格瑞很厉害,但是能被经历过苦难封闭过内心的格瑞在意,保护,放在心里的金同样很厉害。


格瑞的资料卡里有句话是,格瑞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在乎金。(咳,大概是这话吧,当初就看了一眼,现在已经好久没看凹凸了。)


格瑞保护他这个大大咧咧的发小,那是他愿意护着,和金有没有能力扯不到一块。


小时候他被怪兽打伤,金的第二人格出现的那件事在格瑞心里烙下了很深的印记。可能他不想再看到那个理智全无,长睡不醒地毫无生气的金,想要那个开开心心嘻嘻哈哈,会给他说着一天的所见所闻的金,就算金说的事他们一同经历过的事。


那样他就会觉得,自己并不是孤独的人,并不是只剩他一个人,他还有金,还有秋姐。





8.第二季结尾金让全员通过黑子说他傻白甜白莲花,那他要是选择自己通过,怕不是又要被喷自私恶心,难搞哦。


9.不爱这个角色也请不要伤害,觉得他做什么都是错的。


10.说句不相关的,吴邪和金都是我的本命,两个世界里优秀的角色很多,但是我就是看上了这两个傻蛋(╮( •́ω•̀ )╭)。


大邪用时间,能力,努力证明了自己,我相信金也可以。


当然了,金后续的人物形象怎么样,还得看官爸的。


只希望在结局时,能不留有遗憾。


-end-


就写到这些了,如果有说错的地方还请说一下。

tag该怎么打?


[呼呼黑脸](我平时懒得都分析这些,现在分析这些之后我觉得我更喜欢金了,艹,这是好事。)


「瑞金」



「瑞金」两只小颜控初遇∪・ω・∪的故事,我流ooc,淦。



“小哥哥,你也是和家人走散了吗?”小小只的金扯了扯身前高出他一个头的银发小男孩的袖子,语气软软糯糯的,好听的很。


然而酷酷的小哥哥并没有回答。


“是不是呀,小哥哥~”金揪着小哥哥的衣袖摇啊摇,大有一副小哥哥不开口他小金金就不撒手的架势。


“小哥哥~小哥哥你叫什么啊?”摇衣袖。


“我告诉你我叫什么,小哥哥你就告诉我你叫什么好不好。”摇衣袖。


“我叫金,今年5 岁。”金边说着边举起小手掌比了个数字五,“本来和姐姐一起来游乐园过六一儿童节的,结果走散了……”说到这,软萌软萌的金有点郁闷,但摇着衣袖的手没停下。


本来高高兴兴的和姐姐走在一起,谁知道就是一个转身的瞬间他姐弟俩就被人流分开了。当时周围几乎都是爸爸妈妈带着孩子一起来玩的,人挤人特别多,他想去找姐姐都还没开始走就被人流推着往前去了。


不过还好,按他以往的经验来看只要在分散的地方找个人群较少的位置等着姐姐就好。


几分钟后没等来姐姐,金有点小着急,也担心姐姐是不是也被人群挤到很远的地方了,那万一姐姐遇到危险怎么办?听说现在人贩子挺多的,还长的很好看……


啊啊啊不要想不要想,姐姐不会有事的,姐姐可厉害了!


不停地做着自我催眠的金终于冷静下来,打算去找个高一些的地方站着,好让姐姐能看见自己。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特别特别好看的小姐……小哥哥。


他真好看啊,要不是衣服是男孩子的款式,金差点就认错了。好看到哪种程度呢?还在读幼儿园的金无法细说,但要加个形容词那就是特别特别好看的那种好看,总之就是好看。


他周围没人,会不会也是走散了?他会不会很伤心啊?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的小金金决定要乐于助人,而且姐姐也说过,对于需要帮助的人,能帮就帮。


“小哥哥~你说说话嘛~”小手都快摇酸了这小哥哥竟然还不说话,情急之下金只能拿出对自家姐姐百用百灵的绝技――撒娇。


希望对这小哥哥能有点用吧,给点反应就行啊,金想。


“嗯。”


“小哥……嗯?嗯?!”以为小哥哥不会开口的金险些错过小哥哥一个单音字的回答,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小哥哥的脸,在小哥哥肯定的目光下,金欢呼,“小哥哥你终于说话啦!”不容易啊不容易,手都摇酸了啊,看来还是撒娇有用。


小哥哥终于有反应了,金再接再厉:“那小哥哥告诉我你叫什么好不好?好不好嘛~”附赠一个萌死人不偿命的撒娇动作。


格瑞:“…………”


格瑞:“……………………”


爸妈说不能轻易相信别人,尤其是长的好看的,说不定就是人贩子,而且还有的团伙逼着被拐的小孩一起行骗。


那这对他撒娇的小孩儿会不会是?那万一不是呢?


纠结中的格瑞似乎听见了一个小天使在说:这小孩长得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是人贩子啊。


格瑞刚刚同意这小天使的话,旁边又响起另一道有点坏坏的声音:不行!大人说了,长得越好看越不能信,你看他,不仅好看还那么可爱,肯定是人贩子的同伙!


格瑞:………………


格瑞:可是他好可爱怎么办,算了算了,听大人的,别相信………………哦哦哦哦他撒娇了!好可爱啊!妈耶,他一定是天使啊!


然后格瑞就听见了自己淡淡的声音,虽然内心激动,但面上却是不显。


“格瑞,七岁。”


格瑞:…………    啧,都怪他太可爱了,对,没事长这么可爱干嘛。


“格瑞你也在等家人嘛?那我们先玩一会儿吧。”金觉得干等着很无聊,于是向格瑞发出要请,“这人这么多他们应该不会来的很快。我们不走远就行。”


“……嗯。”不走远就行,嗯。


至于金他敢拉扯刚刚看见的还是陌生人的小哥哥的袖子晃荡,是因为如果小哥哥讨厌他,那肯定会在一开始就会甩开他的手的,他后来都那样晃小哥哥都没反应,那至少小哥哥是不介意的,金心里想着,那是不是……可以牵手手啊?


犹豫了下,金还是壮着胆子问了格瑞可不可以牵小手。


“呐呐,牵着手也可以防走丢啊格瑞。”答应吧答应吧格瑞。


“…………好。”实在招架不住金的卖萌攻势,格瑞妥协了。



既然牵了手,那就不能像姐姐/爸妈那样把人弄丢了啊,一定一定,不能弄丢。



后来是金的姐姐秋先找到了在旋转木马旁的两人,通过广播让格瑞一家三口团聚了,不知道是不是对于找到孩子太激动了,谁都忘了留个联系方式,在家里醒来的小金金知道后闷闷不乐了许久,他觉得他好像把格瑞弄丢了。


再后来,要上小学的小金金跟着姐姐搬了家,离学校位置更近些的房子,去邻居家打招呼时发现那个好看的小哥哥就在隔壁,酷酷的小格瑞对扑进他怀里的小朋友说了对不起,把他弄丢了。


再后来的后来,他们谁都没把对方弄丢过了。




-end-


感觉和瑞金谈恋爱好像没啥关系orz,现在还小,长大就可以谈了!!!


感觉性格全崩了,怪我。orz。


我是比较懒癌和三分钟热度的性子,所以基本上是一发完不会有后续的那种,因为怕写了上篇,下篇就咕咕咕了,之前写过一篇安金就是orz(被我删了)


图1/2夫夫同款动作啊哈哈哈哈哈,图3大天使好可爱!!!图4他们幼年定情信物!!!(✧ෆ◞◟˃̶̤⌄˂̶̤⋆biubiu)

徽章是铁三角啊啊啊圆满了啊啊啊啊只能当个留守儿童的我心疼得抱住自己(bushi)。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家人们,新年快乐鸭!!
(tag不知道加什么,见谅🙏)

嗷嗷啊啊哦哦奥嗷嗷哦,开屏就是铁三角啊啊啊啊!!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
家人们新年快乐啊啊啊啊!!我们一直都在啊啊

金有那――――――――――――――――――――――――么的好!!请爱他!!!谢谢😜

我吃的不算太all,所以图中没有的角色x金的cp我不会主动去找粮吃。

吃不下性转,谁转都感觉会别扭。

单cp里,瑞金是心头好!!我爱瑞金!!请一定要结婚!!!

嘉金也好吃!!吵吵闹闹但认定了就绝不会分手的感觉!!

雷金身高差杀我!!甜甜的互宠就好(还是有点吃不下r18得太过的雷金文,金那么好,怎么舍得让他受伤(道▽具py))

其他的单cp,目前还在挖掘萌点!!




以下仅代表我个人的想法:

格瑞会护着金,但不会过度,金能自己解决的事情格瑞不会太过干涉。金也是,该干的时候绝不会认怂!

雷金卡金3p或者all金里,如果他们三个遇到只!救!得!了!一!个!的情况,兄弟俩绝!对!会!救!对!方!然后小概率会和金一起狗带🐶。我认为他们两兄弟就算再再再喜欢金都绝不会为了金而向对方出手。金也会努力想办法自救!

以上?(暂时只想到这些,以后会补充。)

请爱金!!!!!他是天使👼!!